金百亿娱乐网上开户-雨中花古诗鉴赏

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金百亿娱乐网上开户

时间:2019-11-21 14:26:33 作者:汪姗姗 浏览量:93891

金百亿娱乐网上开户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见下图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见下图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如下图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如下图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如下图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见图

金百亿娱乐网上开户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金百亿娱乐网上开户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1.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2.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3.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4.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金百亿娱乐网上开户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网上博彩是真的吗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彩票有三分时时彩吗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百度快照怎么发布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感谢金狮联盟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镀膜机

扎克伯格:抄抄抄的进击之道....

相关资讯
澳门新永利总站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网上赌博赚钱那最快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新濠水果官方下载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爱友博

  扎克伯格,这个坐拥全球最大网络帝国的年轻人,正在面临着一场抄袭的风波。无论是Twitter的关注机制,还是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Facebook都会化为己用。现在它又对最当红的社交明星Snapchat下手,这甚至激怒了Snapchat创始人的未婚妻、维密名模米兰达·可儿。

扎克伯格500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为何Facebook离不开抄袭别家的创意?《纽约时报》今日的一篇文章,既揭露了Facebook与Snapchat之间的恩怨情仇,又点破了Facebook游离在商业道德背后的原因:想要构建帝国,就要将每一个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凤凰科技编译全文:

  科技界刚刚目睹了一场抢劫。尽管这个罪犯无耻地剽窃了别人的想法,但你又不得不对他佩服之极。

  这个罪犯就是Facebook。它来到了Snapchat的大本营,并攫取了其最珍贵的宝物。这其中故事众多。Snapchat创造出了有趣的幻灯片放映格式,Facebook去年把它移植到了ins上。随后,Snapchat的功能又出现在Facebook的另外两个产品,WhatsApp和Messenger中。就在几个星期前,Facebook成功完成了一波洗劫。

  周二,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场会议上炫耀了他的“战利品”。他说自己看到了增强现实(AR)的未来,“把数字效果叠加在真实场景中”。这简直是截断了Snapchat成为相机公司的希望。

  扎克伯格的演讲充满了机智的小幽默,他也在语言中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意图。这说明他已经把自己的铁石心肠完全融入了商业本质之中。

  扎克伯格非常清楚Facebook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换句话说,他早就知道,在他的商业王国里,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创造最棒的新功能。谁发明的根本不重要,谁拥有最大最有吸引力的社交网络才重要。扎克伯格他有,所以他总能赢。

  多年来,所有人都在为扎克伯格捏把汗。他们曾经以为Facebook无法击败Myspace;一度又觉得Facebook无法从其他社交网络(推特,Pinterest等)的夹击中赚到钱。谷歌出手了,Facebook还能活几天?IPO了,扎克伯格赢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机?直播做的怎么样了?

  在Facebook跨越了以上种种困难,成为了一家令人惊叹的巨型公司后,Snapchat出现了。它用手机相机创造出了一种新的通信方式,打造出了一种新颖而引人注目的社交体验,吸引了一批狂热的年轻人。年轻人是未来。如果Facebook不能获得年轻人的关注,它就没有未来。

  在种种困难过后,反转来了!扎克伯格证实了他自己在社交世界中所向披靡。

  五年前,Facebook稳居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宝座之后,扎克伯格开始用“买买买”构建未来的网络帝国。他买了ins,现在有6亿用户。然后买了WhatsApp,用户数超十亿。然后将Facebook的聊天功能做成Messenger,现在也有了十亿用户。

  为了买下Snapchat,扎克伯格出价30亿美元,却收到了创始人斯皮格尔的拒绝—— 也许他真该仔细看看扎克伯格的真实意图。

  当一个人控制了世界上四个最大的社交网络时,他就永远不用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在功能上打败他。

  扎克伯格早就悟出了此中真谛。每当一个社交网站推出一项新功能——比如说Twitter的关注机制,Foursquare的签到功能,Vine的短视频,以及Periscope和Meerkat的直播, Facebook或其子公司(甚至所有子公司)立刻就会紧随其后。

  这些功能并非都能大获全胜,有些远没想象中那么重要。但无所谓,至少这样会阻断敌人的成长,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

  这就是Snapchat现在的困境。Facebook的极致抄袭是否已经杀死了Snapchat,或者仅仅是有所削弱?科技新闻界对争论不一。ins的“故事”功能是从Snapchat复制的,但上周的数据显示,ins上使用这个功能的用户多达2亿,超过Snapchat上次统计得出的1.6亿。

  但这并非关键。Snapchat能够幸存下来,甚至茁壮成长。世界很大,它可以与Facebook共存。

  更重要的是,强势一方的“抄袭”甚至强化了这种共存。Facebook的数十亿用户现在能够使用的这些功能,这大大降低了他们转换平台的意愿。Snapchat已无力在与Facebook的竞争中上演大逆转。换句话说,扎克伯格还是赢了,他已经将对手消弭于无形之中。

  除了抄袭,这种大型社交网络还能不断优化提升这些功能。

  扎克伯格在周二的演讲中展示了一系列新工具,将Facebook的内置相机开放为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和改进的平台。Snapchat已经从增强现实的小体验中获益匪浅,比如可以从嘴里吐出来彩虹或在头上安上狗耳朵。但是,现在的Facebook对人工智能(它用于为其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供给)的深入投资以及与开发人员(谁想要达到数十亿用户)的广泛联系将进一步提升这些想法。

  扎克伯格说:“即使我们给所有应用程序添加摄像头的速度很慢,我相信我们还是推动这项技术的人。”

  让我们重提商业道德吧。一家大公司能轻易破解一家小公司的创新功能,并复制过来。即使这不违法,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抵制的吗?

  斯皮格尔的未婚妻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最近向《伦敦时报》透露,她不能忍受Facebook的行为。 “他们不能创新吗?他们一定要偷走我未婚夫的创意吗?“她问。 “你直接复制别人的,根本不叫创新。”

  然而我想说的是,技术行业有很多不同的创新。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拿来别人的想法,并添加自己点自己的思考,完成一个新技术的迭代,这在科技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原Mac团队的灵感取材于当时科技研究圈的一系列创意,其中包括施乐公司(Xerox PARC)。随后,微软CEO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Mac的成功中看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将图形用户界面PC以一个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价格卖出去。

  或者再看看智能手机。苹果创造了iPhone,但如果技术停滞不前,智能手机就不会快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然而谷歌或多或少地在早期版本的安卓中抄袭了苹果在软件上的想法,三星基本上完全复制了苹果的硬件。经济学说,廉价智能手机已经席卷全球。每一方都做得比之前更好:后来三星设计出了大屏手机,苹果公司“借鉴”过来,并且大赚一笔。

  所以让我们不要太介意拿来主义。都是公平的,彩虹和爱都会有的。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热门资讯